历史文化

神秘的长白山猎鹰文化
发布日期: 2015-10-13 14:01:42  作者: 管理员  点击: 854



猎鹰凶猛善战,有着不屈不挠的拼劲、锲而不舍的韧劲和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恒劲,因此,猎鹰是满族人崇拜的图腾。在北方寒冬来临的时候,苍茫的大地就是猎鹰的战场。在平原,在山岗,在冰封雪冻的长白山一带,那一只只飞动的猎鹰,翱翔在茫茫的雪野上,此时,大自然也充满了梦幻般的神奇……


猎鹰舍身救主的故事


在猎人与猎鹰之间还有着感人泪下的故事,满族说部《萨布素将军传》中记载,当时人们出门都带狍皮口袋,在雪地里睡觉往里一钻,把脑袋也可以装进去。到了半夜,不知是从哪里来的荒火,这火势朝着三个人烧来。鹰急了,就扑向这三个人,三人睡在狍皮口袋里,睡得又实,外面着火一点儿都不知道,可怎么办?这些鹰也不顾冷不冷,往泉子里钻,沾水把附近弄湿,将狍皮口袋也弄湿了。一直到天亮,三个人醒了,发现周围都着了荒火,只有他们睡觉的这一片没火,但这帮鹰累得奄奄一息。一看就明白,是这帮鹰把他们救了。小鹰哥倒在鹰主人梅赫勒面前,眼睛一张一闭,嘴里噗噗喘气。他一看头鹰累成这样,就紧紧把它揣到怀里。小鹰哥瞅瞅主人,眼睛闭上了——小鹰哥累死了。梅赫勒哭得死去活来,紧紧地抱着小鹰哥。


这时天也亮了,二鹰在前引路,那帮鹰在后面跟着,梅赫勒一步一步回到萨布素的营里。把他们的经历一说,说小鹰为了救自己而累死了。萨布素看着小鹰哥的尸体,也非常地伤心:“真是一个勇敢的鹰哥,可惜累死了。封小鹰哥为领催,二鹰哥也是领催,给小鹰哥记了功、加一级。”后来,梅赫勒回到爱辉,做了一个小木匣,将小鹰哥放在里面。回宁古塔的时候,梅赫勒把小鹰哥带了回来,埋在镜泊湖南山顶上。传说还立了石碑,上面写“鹰哥领催加一级之墓”。是满文的,以后这个山就叫“鹰哥岭”。


《萨布素将军传》中的小鹰哥为了救主而耗尽心血,能看出它对主人的忠诚,故事中用拟人化的描述方法,把小鹰哥描写成有思想感情的动物,其实鹰和猎人生活相处时间一长,它自然通人性,它们知道知恩图报,知道为主人献身。


部落战争的独特武器


北方各民族对鹰都有各自崇拜的方式,比如满族、赫哲族、鄂温克族、哈萨克族都有神鹰崇拜,特别是东北地区,凡信奉萨满教的民族,几乎都有自己的鹰神传说以及对鹰的各种禁忌和礼仪。在满族创世神话《天宫大战》中,是鹰首女身阿布卡赫赫命令神鹰从天空飞来,用翅膀上的羽毛给人类带来了太阳之火,温暖并拯救了人类,最后鹰变成了萨满,鹰是萨满的第一护卫神。鹰在萨满教信仰中是火、光明、生命的象征,也因此满族有崇拜鹰的传统,并且把鹰作为民族图腾。鹰、雕、鹏等均被奉为雄健、俊勇、锐目、嫉恶如仇、叱咤风云的动物之大神、首神,它的英姿可遮日月之光,高居于九天金楼银舍之中。




满族先民根据鹰能驯化的特点,使它们成为部落战争的武器。这种训练方式非常特殊,即平时用于敌方服装、旗帜颜色一致的布包裹肉食,带着布包哺喂饿鹰,久之使鹰形成条件反射。打仗时,将战鹰放出,一见敌方的服装颜色,便猛冲入阵,利嘴尖爪,常使敌人遍体鳞伤,溃不成军。史诗《乌布西奔妈妈》记述的珠鲁罕部以鹰奴及其所驯化的鹰作为攻伐黄獐子部作主力的“鹰战”,即狩猎民族的一个创造,在战争史上具有独特的意义。


满族说部《两世罕王传》口碑传讲,女真人多鸟大神帽相传千载,是不少部族的祖先徽号,又长期是女真部落联盟的造型标志与力量的象征物,具有非凡的号召与组织效益。由于萨满是由神鹰孕化而来的,所以鹰便成了萨满始祖灵的象征物。萨满神帽除了安装鹿角饰品作为法力标志外,那铜制的飞鸟就是神鹰的标志。鹰是萨满神圣家族中独具特色的圣鸟,也是北方狩猎民族和游牧民族英武吉祥的象征。乌布西奔把鹰作为战斗武器,更加证明鹰是猛禽猎鸟,它有着高超的飞翔技术、凶猛的擒拿本领,让人感到神奇而叹赏。在残酷的自然环境面前,狩猎民族幻想着有鹰一样的本领。随着狩猎业的发展,狩猎民族驯养鹰作为自己的助手,鹰已成为他们不可缺少的依靠。从世界各民族对禽鸟的崇拜来看,鹰占有很大比重。


猎鹰文化的深刻影响


清中叶以后,在东北地区,昔日盛大的打围渐少,但在一些满族聚居的村屯,瞄踪、放鹰等古俗一直延续到今天并乐此不疲,如今,大家玩鹰是保护民俗,而不是真用来捕猎了。正如金代诗人赵秉文在《春山》中所写:“内家最爱海东青,锦靓掣臂翻青冥。晴空一弓雪花坠,连延十里风毛腥。初得头雁夸神俊,一骑星驰荐陵寝。”


早在唐代,海东青就已是满族先世朝奉中原王朝的名贵贡品。唐代大诗人杜甫在《王冰马使二角鹰》中曾有诗:“角鹰翻倒壮士背,将军五帐轩勇气”。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有宋人绘《出猎图》、《回猎图》画中皆有手擎鹘鹰的形象。高句丽壁画中有训鹰的画面。明代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记载:“雕出辽东,最后者谓之海东青”。 辽、金、元、明、清各代均设有类似鹰坊的机构,专司捕取和饲养。满族人以把鹰用于狩猎,统治者则以鹰捕鹅雁,作为享乐消闲的手段。清朝康熙帝曾经写过一首名为《海东青》的诗,对这种猛禽大为赞赏:“羽虫三百有六十,神后最数海东青。性秉金灵含火德,异材上映瑶光星。”不仅宣扬了武德,激励军勇,更夸耀了海东青性情刚毅而激猛,其品质之优秀可与天上的星星相辉映,其力之大,如千钧击石,其翔速之快,如闪电雷鸣。猎鹰文化的内涵丰富、有渊源的历史。鹰还有博大精深、激流直上、奋力翱翔、自强不息的凶猛精神,体现出猎鹰文化的一个显著特征。




在吉林鹰屯百户人家中,竟然有五十多个鹰把头,依然在政府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下,进行着猎鹰文化的文化承载,而且他们驯养的海东青被沈阳机场、深圳机场请去,用鹰来驱赶鸟群,保护机场。以民间猎鹰文化的特长和技艺,服务于社会。因此,人们在继承吉林长白山鹰猎文化的同时,更加希望长白山,这种文化记忆持久地发扬光大,永远绽放出灿烂独特的光芒。


东北民俗专家曹保明说,猎鹰文化有着深刻的影响和广泛的区域性。在历史上,历代鹰猎过程都在无形中提高了人们的精神素质。猎鹰文化直接影响了人的生存观念和态度,形成东北人的性格和气质,特别是生活在这里的民族创立了鹰狩猎之后将鹰重新放飞蓝天的规俗。他们不但掌握了诸多的驯鹰技艺,还把人类尊重生命的品质融入到这种行为中去,这是北方猎鹰文化的独特之处。猎鹰文化在民间刻骨铭心,许多家族和村落被称为猎鹰家族和村落,这是北方猎鹰文化占据世界领先地位的重要标志性条件。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版权所有:吉林省水墨金池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招商电话:0431-88968806 地址:长春市东南湖路1221号

Copyright @ 2002-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吉ICP备15004346号-1

长春整形 长春中妍美容医院 长春奥拉克美容医院 吉林中妍整形美容医院 长春整形医院 长春哪家整形医院好 吉林整形医院哪家好